文 | 知蓝

采访 | 西西里



熊伟:千乘资本创始人,原达晨创投合伙人。吉林大学工学学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管理学硕士;专注于TMT/移动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主要投资项目有铁汉生态(300197)、茂硕电源(002660)、兆日科技(300333)、讯游科技(300467)、数据堂(831428)、新成新材(430493)、雷杜生命、端点科技等。

 

千乘资本:由熊伟离开达晨创投后创办。首期基金已募集了 5 亿人民币,并开始对外投资。其主要投资者多为上市公司股东、拟上市公司股东及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主投方向为TMT、产业互联网等。



9年前,熊伟第一次听朋友说起“VC”,他的第一反应是,“VC?是不是维生素?”

 

9年后,当年的“创投新兵”已经成为圈子里有名的投资好手,他投出的好几个项目都已成为经典。尤其是在大多数人不看好的情况下,他总能坚持,而且最后他还是对的那个,比如迅游,比如数据堂。


今年1月,熊伟又做了一次重要选择,他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千万奖金,“净身出户”重新开始自己的投资生涯。这一次,不解的声音更大,但他已经没有了选项——离开那天,熊伟对达晨董事长刘昼说,“我43岁了,再不创业就没机会了。”




稳重性格下的“冲动决定”


 

熊伟的投资生涯是从一本《PE大全》开始的。

 

2008年,刚从第一段创业中退出的熊伟,第一次听朋友讲起投资行业,瞬间被其吸引。“我觉得很符合我的特点,第一是个高大上的行业,第二对人的要求比较高,第三刺激性足够强。”他去书店买了本《PE大全》,懵懵懂懂的踏上了投资之路。

 

最开始他是从基层的投资经理做起。从创业公司老板到基层员工,这几乎是一次“重头开始”。

 

“跟着一帮差10多岁的人一起重头做起,挑战性很大。”在巨大的心理落差面前,熊伟坚持了下来。那段时间他常常自我暗示,要把基础打好,他亲自做尽调、财务、法律、写报告,在投资经理的位置一坐就是一年半。

 

熊伟说,创业者大抵都是有那么一点冲动的人。顺着内心的这点冲动,今年1月,刚刚升为达晨合伙人一年的他递交了辞呈,引发身后的一片不解。不解是因为他不仅放弃了即将到手的1000万奖金,也放弃“达晨合伙人”的头衔。要知道,在六年半的时间里,达晨仅有3人成为合伙人,难度可想而知。

 

“达晨给了我很好的机会和平台,而且我还有很大的空间。但是我自己权衡了,我走完了达晨这条路,我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创业了。”可能是第一次创业留下了些许遗憾,熊伟权衡了二者的可能性,后来创业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

 

对于熊伟来说,第二次创业意义特殊,他想要赢得的,是更广阔的天地。今年2月16号,熊伟开始张罗自己的新事业,“千乘资本”。

 

最初的确有很多人不理解。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推荐项目,得知他已经不在达晨,大吃一惊。熟悉熊伟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做事十分沉稳的人。所以当他做出决定时,大部分人在不解之后还是理解了他。

 

从业多年,熊伟一直以良好口碑和形象示人,凭借良好的口碑,熊伟的募资进展也十分顺利,短短1个半月,就已经募集了5个亿管理资金。

 




可以不赚钱,但一定要有收入


 

熊伟常说,投资人一定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才能赚大钱。

 

他看项目,首先看行业市场够不够大,“一个只有20亿的市场,我是不愿意投的,天花板太明显了。”熊伟认为,百亿级的市场是可投资的下限,再低就没有投的价值了。

 

其次要看商业模式,创业者以何种角度切入,怎么赚钱很重要。熊伟投资的项目大多集中在中早期,“我觉得商业模式一定要被验证,你可以不赚钱,但是一定要有收入。”熊伟比较重视现金流,他所投的大多数企业现金流良好,有些企业拿到的钱甚至一分不动。这与很多靠融资“续命”的创业企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三个看“门槛”。一个好项目,一定要有核心优势,“如果是技术公司,一定看技术牛在哪;产业公司,一定看运营能力如何。”熊伟在见创业者时必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果创业者回答,“我啊!”这种项目熊伟基本不会投,“说白了,他没有核心优势。”

 

不过投资前的考察与最终的决策往往是相反的。考察看一堆,最终决定投资时一定是看人。看人不是“看相”,不能凭感觉。熊伟认为,一支好的队伍首先应该是相对互补的,老大一定要足够强,他不一定是股份最高的,但一定要镇得住。

 

另外,熊伟认为创业者的另一个基本素质是要有足够强的学习能力,愿意吸收他人的意见。许多投资人都怕遇上纯技术出身的创业者,讲产品时说的眉飞色舞,但对市场却“一问三不知”,熊伟也怕。


 

他跟创业者交流时对细节尤其在意,比如问起市场数据的时候,如果对方没有很快反馈,此时他投的可能性就已经很低了。“要么是数据对不上,不敢说话;要么是你就没概念,平时不关心经营核心数据。但作为创业公司的CEO,你应该考虑的就是这些啊。”

 

对于大部分投资人而言, 看10个项目也未必能投出1个,在大量项目之间转换,既要能够快速做出判断,也要保证不会“看走眼”。熊伟制定了一整套方法,哪些细节对应哪些问题。在这些细节下,他会根据人的气场、视野进行综合判断。“你再怎么伪装,知识面、视野和格局都难以伪装。”

 

不过,如果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创业者,熊伟的“条条框框”要少的多。2014年迅游科技的袁旭想要做一个新项目,尝试移动网游加速平台时,仅凭一个想法和几个人,就拿到了熊伟的天使投资。

 



产业互联网:深水期里的“堡礁”


 

创立千乘资本后,熊伟制定了适合自身的投资方案和理念,比如以A/B轮为主、技术驱动、有独特商业模式项目等,但其核心投资方向主要是——产业互联网。在熊伟眼里,这是一个可以投10年20年的大行业。

 

这几年移动互联网横扫一切,产生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容易被搬上网的都已经搬完了,这部分互联网红利基本结束,互联网创业已经进入了“深水期”;二是最为传统的部分企业开始谋求转型。



 

“过去的消费互联网项目,要么是销售标准化商品,要么是服务类项目,他们的特点是短供应链,一个企业就可以通吃整个行业。”经过多年的“厮杀”,这里留给创业者的想象空间,已经不多了。

 

不同于消费互联网的端供应链,产业互联网有市场、生产、销售、物流、设计等环节,供应链条很长,这导致原来的互联网模式在产业互联网上并不适用,无形之中提高了行业的准入门槛。熊伟认为,现在想要在互联网创业上有所突破,产业互联网是一个合适的方向。

 

熊伟告诉大咖约,千乘资本这两年的落脚点在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第一是有创新性的技术支持的底层建设,第二是好的垂直行业应用。

 

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拦路虎”是数据。在一个长供应链上,数据一定要统一,但目前的数据基本上是孤岛,生产是生产的、销售是销售的。这也是很多传统企业在向互联网方向转型过程中失败的原因市场需要一个能够提供这类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出现。 

 

熊伟发现了这个行业痛点,今年千乘资本的“第一单”投给了杭州的端点科技,这家企业正是一揽子解决方案提供商,能够帮助传统企业向产业互联网转型。

 

“我觉得方向肯定没问题,这是大势所趋。具体到项目投资上,第一投有创新性技术的,第二是有好的落脚点的行业应用。”熊伟认为,现在是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早期,切入点很多。“创业者只要在一个点占有优势,你在别的点就有优势了,所以你要有领先的技术,再找一个很好的行业。”


熊伟非常看好重度垂直项目,他认为这是较为合适的切入点。对于复杂的产业互联网来说,一开始做产业平台的难度非常大;只有先从一个行业切入,慢慢扩展到其他行业,未来的逐渐平台化才有可能实现。

 

熊伟在上海投了一家做汽车产业互联网的企业。这家企业从设计需求环节开始为汽车企业做数据挖掘和数据分析,全部串联后能大幅度为汽车企业在销售、生产、采购、售后服务等所有环节提高效率、降低生产能耗。“一家客户的需求做好了可以复制到其他同行业客户那里,汽车行业成熟了以后就可以复制到其他行业了,产业互联网就应该这么切入进去。”

 

除了汽车,医疗、金融、教育等产业的互联网化已经逐步走上了正轨。对这些行业,熊伟却持观望态度。“它们是非常有希望的,我认为是可能出首富的行业。”但对于年轻的千乘资本而言,未来这些领域依然值得关注,而目前的重心则在更加市场化的行业。

 




成功的投资人“快狠准”,

成功的项目决策“短平快”


 

熊伟给自己的评价是“沉稳而自信”,他通常不轻易出手,但一旦出手必定“快狠准”。他所投的成功项目,几乎都是在一个月内完成筛选到打款的全部流程。

 

这种理念,也被熊伟带到了千乘资本。今年千乘资本成立后,熊伟提出了三点发展方向,业务专业化、组织机构扁平化、管理体系小型化,其目的就是往快速化发展。熊伟认为小机构的生存法则一定是“短平快”,快速决策,真正的好项目不会等着你去投。

 

快速决策通常会面临着犹豫和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也会增加。“其实快速决策的压力非常大,只有一条路,专业化。你只有更懂,才敢拍板。”这也是熊伟坚持业务专业化的原因。当年投资迅游时,在大多数人并不看好的情况下,熊伟依旧坚持,就是因为他看懂了背后的大方向和趋势。

 

在提到专业化的时候,熊伟会习惯性的蹦出一个单词,“Focus”。熊伟告诉大咖约,专业化的前提是专注,注意力分散了,任何一个人也做不好。所以即使将来的想法再大,当前要做的还是把所在的领域弄清楚。目前千乘资本所投的企业也基本集中在重度垂直项目上。

 

顶级风投红杉资本有一个著名的“赛道理论”,他们通常宁愿投错,也不愿放弃一条赛道。而千乘资本所遵循的则是巴菲特所说的“能力圈原则”。 

“我们看一件事,你必须看到边界在哪里,这样你心里才会有底。”通俗点讲,就是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熊伟认为,规避风险最重要的是要学会识别自己的边界,“不懂的我不碰。”

 



这不是最好的时候,但这是最好的市场

 

熊伟的两次重要抉择,都恰好选在了行业最“不济”的时候。

 

2008年,熊伟从合伙创办的企业退出,正好赶上了金融危机。“09年3月份,刚刚入行的那家投资公司破产裁员,那时候整个市场没有招人的,我以为我从此与这个行业无缘了。”这段时间也成了熊伟人生的低谷期。“虽然我不断的鼓励自己,有更好的前途,但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地板上,还是蛮难受的。”

 

创办千乘资本是熊伟第二次创业,虽然恰逢“寒冬”,但跟上次比起来,熊伟却坦然多了。

 

“资本寒冬”是个没多少新意的话题。在大咖约过去的历次采访中,每位投资人对此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或悲观,或担忧,或不屑一顾。而熊伟是那个敢跳进火坑的人——敢在这样的“非常时刻”“净身出户”,就已经证明他对此足够乐观。“我认为投资行业的未来是值得肯定的,我非常看好。” 

 

去年熊伟先后4次出国,4月份去了以色列,9月份去了德国,11月去了美国,今年1月份又去了日本。以色列和美国的强大之处在于创新与科技,德国强在工业化,日本强在轻工业和服务业。那中国呢?

 

“我们有最好的产业链,最大的市场,最勤奋的人民,作为投资人,我们又最了解中国。”熊伟告诉大咖约,虽然国内依然问题重重,但在很多方面,中国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在这个巨大的市场里,即使一个小产业也可以做成一个大产业,这种优势是其他国家比拟不了的。

 

熊伟乐观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认为中国依然有大量的价值低洼地段。

 

熊伟判断,技术革命的周期大概是10年,从07年苹果带来移动互联网革命至今,新的技术更新周期又将到来。“之所以我出来第一是因为对行业看好,第二是我认为要提前几年在场内呆着,摆好阵型,练好内功,等待最好的机会。”



能忍受多大压力,才配多大成功

 

30年前的资源稀缺给了很多人机会,那时候只要有勇气和胆量就能成功;但未来不一样,熊伟认为,未来30年一定是靠知识靠智慧吃饭,以能力和素质来分配财富。

 

对于投资行业来说,这个道理同样适用。想要成为合格的投资人,并不容易。

 

熊伟的成长经历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投资人的“最佳成长路径”,他早年曾在华为工作5年,后来又自己在软件行业创业5年,拥有丰富的大企业从业经验和小企业创业经验。 

 

熊伟认为,一个合适的投资人,首先要有一个良好的起点,素质要高。最好学工科出身、从知名大学毕业,现在技术创新投资对投资人的专业背景和工作背景要求很高,知名大学不一定成出最好的人才,但平均素质还是要高很多。最好在大公司干过,大公司拥有比较好的规范和视野,最初的三年如果能在优秀的大公司好好锻炼,对以后的道路大有裨益;如果还创过业,对做投资就更有帮助了。

 

投资人还要有很强的成就欲。“如果一个人上班来下班走肯定是自我期望不高的,没什么期望值,不值得培养。”熊伟很重视这一点。

 

投资人心态也很重要,投资行业是一个非常长线的行业,投资回报周期长,要做好长时间战斗的准备。熊伟告诉大咖约,他2008年入行,2009年投出了第一个项目,但直到2014年才拿到了第一笔奖金,这个漫长的过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

 

心态看似虚无缥缈,实际上也是投资行业最现实的问题。很多人眼中的投资行业高大上,投资人光鲜亮丽,但很少有人关注背后的坚忍和努力。对于许多正在涌入这个行业的人们来说,这或许是个提醒。

 

千乘资本名字取自论语,“道千乘之道,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意思是要严肃认真、恭恭敬敬的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熊伟崇拜始终奋斗在一线的投资人,他对投资有着痴迷般的热爱。 

 

在达晨多年,熊伟身上有着深深的达晨烙印,务实而不失进取。如今“另起炉灶”,千乘资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重新出发。


你说给世界的,最终是给自己的


熊伟:技术革命的周期,大概是10年,从07年移动互联网革命至今,新的技术更新周期又将到来。千乘资本接下来的核心投资方向主要定位在产业互联网,这是一个可以投10年、20年的大行业。而目前,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拦路虎”是数据,在一个长供应链上,数据一定要统一,但大量传统行业的数据基本上是孤岛,这也是企业在向互联网方向转型中需要攻坚的地方。因此近两年千乘会将落脚点放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第一是有创新性技术支持的底层建设,第二是好的垂直行业应用,我们也欢迎产业领域的优秀企业和投资人与我们一起共同成长。



End


2018年08月31日

[喜报]千乘投资企业:端点科技 荣膺“ 2016德勤高科技高成长中国50强”

上一篇

下一篇

熊伟:达晨老将“净身出户”,下注产业互联网,豪赌下个10年!

9年前,熊伟第一次听朋友说起“VC”,他的第一反应是,“VC?是不是维生素?” 9年后,当年的“创投新兵”已经成为圈子里有名的投资好手,他投出的好几个项目都已成为经典。尤其是在大多数人不看好的情况下,他总能坚持,而且最后他还是对的那个,比如迅游,比如数据堂。今年1月,熊伟又做了一次重要选择,他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千万奖金,“净身出户”重新开始自己的投资生涯。这一次,不解的声音更大,但他已经没有了选项——离开那天,熊伟对达晨董事长刘昼说,“我43岁了,再不创业就没机会了。”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