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乘资本熊伟:传统转型?没学会这三个正确姿势就不要转!

2017-07-25

熊伟 | 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原达晨创投合伙人,专注于TMT/移动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


活动: 2016 年 9 月 20 日,千乘资本 首届投资论坛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酒店隆重举行。 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主办方与演讲者授权发布笔记。PPT 来自嘉宾。


一、 个人经历:华为呆了5年,第一次创业带着遗憾离开,进达晨努力过两次,尽调是最好的方式


华为,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 1998 年进入华为后,大部分时间在华为山东办,负责山东移动的销售工作,从客户经理做起干了 5 年。华为在我身上的烙印非常深,华为的 5 年经历让我有机会接触了一个飞速发展,今天已经发展成国内优秀的企业早期的发展轨迹,这也是我今天做投资最大的一笔财富。

 

在华为的日子,作为年轻人,绝对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令人终身难忘。当时为了一个项目,担任重任的我,有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华为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一个优秀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管理的方方面面,所以到了今天我还经常去回忆一些细节,去体会这个企业的文化。


初涉创业江湖,犯了几乎一个初创企业会犯的所有错误;


2003 年华为提倡内部创业,我也出来了,开始第一次创业,我们选择做IT软件,我们的团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就是今天用我投资人的眼光来看,我同样也认为是优秀的。

 

我们拥有创业企业所具备的最好条件,当然我们也犯了创业企业会犯的所有的错误,包括战略定位、市场营销、产品和研发。

 

因此,今天当我每次跟创业者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我都能看到昨天的我们。我非常能够理解创业者,理解创业的不容易,理解他们面临的困惑,理解他们可能走出来的成功或失败的轨迹。

 

第一次创业我带着遗憾离开,创业结束后休息了半年,转行做了投资,从投资 A BC 开始。


达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我进达晨是被拒绝过一次的,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么顺利直接做到合伙人的位置。第一次是朋友推荐我去,当时觉得自己创业做过老板,但是没有想到被拒绝了。一年半后,我又一次交了简历,以笔试第一名进入了面试的环节。面试的时候,刘昼董事长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进入达晨后我从投资经理开始做起,5 年后成为达晨司龄最短的合伙人,直到离开,我跟达晨共事了 6 年半。



二、投资是3件事情: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和实现价值


 

2008 年我转到创投行业,9 年间,从投资经理到一流机构的合伙人,到现在成立千乘资本,经历过非常多的项目。我做过初步的统计,不算收到商业计划书的,单是和创业者面对面的约谈,每年最少要见 150 个以上项目。

 

每个项目我都是登门拜访,一个项目平均半天,20% 的项目多次交流,10% 的进入尽调的流程。

 

不管是什么项目我都会参与尽调。全面的尽职调查,是把控项目投资风险、理解投资价值最好的方式。

 

在这 9 年里面,我投了一批非常好的优秀的项目,有些已经 IPO,有的还在路上,给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我给大家分享另外 3 个大家不太熟悉的项目,其中端点科技,是我们刚刚投资的企业,发展得非常好,我觉得他能体现今天我们的投资风格和方向,所以在这里面也和大家做一个分享。

 

第一个项目,铁汉生态(300197)

 

这是我投资生涯的第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的成功对我个人非常重要,帮助我建立了对投资能力的信心和基本的投资的方向。

 

铁汉生态是 2009 年完成投资的,2008 年投入是 1.5 个亿,2016年营收预计 60 个亿,8 年时间,铁汉的业绩增长近 40 倍。当然作为投资人赚了很多钱,投资的时候估值 3 亿多,今天为止是 200 亿了,增长了近 70 倍。铁汉的主要亮点是做生态修复,但它采用的模式是做工程。

 

当年的投资界普遍看好有创新技术亮点的项目。我为什么看好这个项目呢?

 

首先在改革开放的中国,建设巨大,也是生态被破坏最严重的 30 年,未来的 30 年,中国一定要对生态环境进行修复,而修复的代价远大于建设值被破坏的代价,这个行业是没有天花板的。

 

其次铁汉是作为一个既包括了简单的植被修复和水环境修复,也包括高技术含量的土壤修复和沙漠修复,技术含量非常高,特别是政府出台强制的政策,要求所有破土的基建项目预算中包括生态修复预算,这样铁汉的市场是实实在在的。

 

对铁汉的尽调非常有特色,我跟随刘总从三亚到南昌,除了上厕所、睡觉不在一起,其他时间都在一起。刘总与各地的员工开的会议,和各地的客服的会谈。前后一个月,铁汉给我的的收获是当面临一个不熟悉的行业的时候,怎么分析这个行业的发展逻辑和路径,怎么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

 

第二个项目,兆日科技(300333)

 

这是我投过的少数不是 AB 轮的项目之一,在 2003 到 2004 年间,当时最知名的几家美元基金就投了兆日科技,但由于兆日选择的技术路线特别高大上而市场没有实现,到 2007 年的时候,公司差点死掉。

 

2010年魏总找到了我们,我们第一次见面聊了 2 个小时。我很奇怪兆日科技的现金流已经非常好了,当年的盈利 2000 万,但估值只有 1.9 个亿。虽然商业密码还不是一个大市场,当时渗透率不超过10%,但是市场上所有的商业密码核心芯片都是兆日科技独家供应的,公司发展潜力无可限量。

 

管理层股份 45% 左右,创始人的股份是 33%,老股东出让的比例是17%,我提出管理团队能否一起收购,被魏总拒绝了。一般来说原股东不看好,特别是管理层持谨慎的项目我们是非常小心的,但是经过调查和市场分析,我认为兆日科技的拐点已经出现了,完全有机会在国内 IPO。

 

现在兆日科技的发展基本印证了我当时的判断,投资后的业绩每年递增100%。2015 年初,兆日科技的创始人魏总花 8000 万增持了2%的股份,当时估值是 40 个亿,今天兆日科技的股指到了 70 个多亿。


投资是 3 件事情:


  • 发现价值;

  • 创造价值;

  • 实现价值。

 

投资阶段是发现价值,投资股市讲的是如何眼光独到,如何洞察一切。这 9 年的投资经历,我的体会是独到的投资眼光必须发现产业的内容发展逻辑和规律,而不是技术专业化的能力。另外还要有对企业运营的理解和经验。我有十年的产业经验,把产业的经验和投资的逻辑结合起来,做价值判断会更有优势。

 

在投资阶段,创业的经验和心得体会、对获取创业者的信任和认可是非常重要的。好的案子是不缺钱的,但是钱和钱有区别。企业需要很多资源,但创业者最大的需求是,谁能帮助他降低对未来和未知的恐惧,帮助他看清方向、成为他的倾听者,产生共鸣。

 

第三个项目,端点科技

 

这个案子代表了现在的投资逻辑,项目的获取有一定的偶然性的,怎样把偶然变成必然,这是我们所有投资人所有关心的话题。

 

我认为能不能在分析整个细分的基础上,构建出这个行业的价值模型非常重要,这个能力我称为模型构造力。有了投资模型,按照投资模型去找标的,端点就是在这种模式下找到了投资的。

 

2015 年我分析了很多的传统产业转型互联网的成功的案例,我找到了 3 个要素:

 

需要兼备产业背景,拥有产业的经验和资源;

 

产业互联网不同于一般的消费互联网,必须要有全业务全渠道的互联网能力;

 

需要有强大的 IT 平台的构建能力。

 

当前所有的传统企业都要向互联网化转型,但是缺乏后两点支撑,所以转型很困难。传统的 IT 软件是金字塔的模式,特点是一步到位,而互联网 IT 平台是快速的迭代。我就是按照这个逻辑在市场上去寻找,端点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视野。

 

端点的客户质量非常高,几乎大部分都是上市公司,比如海尔、国美、万科等等。公司的业务能力和客户引导能力都是非常强的。端点跟客户的接触很简单,第一次谈需求,第二次达标,第三次就是签合同。

 

财务方面,公司的现金流非常好。公司今年业绩翻番,纯软件的收入利润达到了创业板上市的申报标准。

 

端点这个案子很好地说明了我们已经从碰到好的项目发现其价值,发展到有意识地去寻找优秀的投资标的。

 

产业互联网发展难度是非常大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基础设施不到位,目前各个产业都存在着制造行业不智能、数据难获取、供应链生产环节难打通的问题,所以互联网运营是无米之炊。

 

我经常拿汽车市场做比例,但我们想想如果没有汽车的大规模的应用,如果没有大量的高速公路,这些基础设施哪有汽车行业的大发展。看看资本市场,前两年市场上走的就是重型机械企业,后来就是汽车配套企业,汽车的后市场在未来有很大的前景。

 

同样的道理,对产业互联网我们也是非常看好的,这是未来千乘资本最大的投资方向,但近两年我们的投资会更多地投向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包括数据感知层、数据分析层等等,把领先的智能化和人工智能技术与垂直的行业结合起来。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我们对一些在细分市场重度垂直,把技术创新和行业垂直应用有效结合的模式会更为关注。

 

谢谢!


文章来源:笔记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