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乘资本:步入创投行业2.0时代--“创投新贵”崛起

2017-07-24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各类创业项目层出不穷,与此同时,支持这些新型创业主体的金融力量也迎来了“八方来客”。在这当中,拥有产业背景、投资经验和创业经历的新型创业投资人士成为了这个群体中的璀璨明星,将目光精准地投向了深圳产业转型和新经济发展中的一颗颗“创业新星”,催化新兴产业的诞生和发展。


在深圳创投行业逐渐进入2.0时代,这些独具慧眼的投资人士被业内誉为“创投新贵”。在业内人士看来,深圳“创投新贵”是伴随着深圳经济结构的转型而来的,与深圳新兴产业的发展同步,“创投新贵”的崛起和壮大,也是深圳新兴产业发展的良好机遇。(南方日报记者 卓泳)


“新贵”特征:从产业出走 有创业经验

看家本领是新锐的眼光、创新的胆识,以及厚实的个人经历和与时俱进的产业视角。


因“放弃1000万元即将到手的奖金,选择另起炉灶做风投”,熊伟最近在深圳创投业界广为人知,出入各种创投沙龙也不再需要过多解释自己当下的现状。在华为工作五年,知晓前沿技术,担任销售工作通晓销售技巧,作为第二股东创业5年,熟悉创业公司发展脉络;随后在达晨创投做了6年投资经理,深谙投资门道……带着这份沉甸甸的履历,熊伟于2016年春节从达晨创投出走,自己创办了千乘资本,目前首期基金募资超5亿元。


和熊伟一样从达晨出走的还有两年前创办启赋资本的傅哲宽和一年前创办了互联网股权投资平台众投邦的朱鹏炜。有着达晨创投13年的投资经验,所投的公司中有10家成功上市,傅哲宽在传统产业中投资了很多知名项目,也因此积累了深厚的传统产业背景。傅哲宽一手创办的启赋资本在成立的半年时间里,就已经投资了十来个项目,加上他在达晨创投时期以个人身份投的几个,已经是一份长长的投资清单。这其中,有9个拿到了B轮融资。


从达晨出走后,朱鹏炜换了一种“姿势”做投资。在互联网金融浪潮席卷而来、政策却未曾明朗之际,朱鹏炜创办了深圳最早的互联网股权投资平台之一—众投邦,曾经在深创投和达晨创投从事投资工作10多年,他深刻感受到创投产业链上的多个“痛点”,尝试以互联网的方式打破创投业务上“痼疾”。众投邦的成立成为创投2.0时代的一种新业态、新探索,而朱鹏炜还在国内较早践行了“新三板+互联网股权融资”的模式,该模式的发展也获得了深圳多家创投机构的认可,并向其伸出“橄榄枝”。


深圳创投界“元老”、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守仁对记者表示,所谓“创投新贵”崛起即在当下创投行业进入2.0时期,行业从业人员结构发生的一种“裂变”,“传统创投界的投资经理和行业大佬们都是以前从事证券、财务、会计等金融领域工作的,而目前正在崛起的新一派风投人士拥有产业背景、创业经验,或者是从大型创投机构‘单飞’而来的。”如此看来,上述三人当之无愧地成为深圳正在崛起的新一批“创投新贵”。


有别于老一派创投人士的保守、稳健,凭借经验和金融知识进行投资,多聚焦中后期成长项目以及Pre-IPO项目,新一代“创投新贵”们的看家本领则是新锐的眼光、创新的胆识,以及厚实的个人经历和与时俱进的产业视角。在熊伟看来,深圳“创投新贵”是伴随着深圳经济结构的转型而来的,与深圳新兴产业的发展同步,“创投新贵”的崛起和壮大,也是深圳新兴产业发展的良好机遇。


投资秘诀:“慧眼”发现价值 抓住时代趋势

几乎所有的“坑”都踩过,练就一双“辣眼”,能抓住当下的“空白”和“缺口”


熊伟的1000万元奖金来自于在“老东家”达晨创投期间投资的第一家成功上市的公司——迅游科技。由于团队年轻、营业收入不够,这个项目起初并不被达晨创投内部看好。但熊伟却始终坚信该项目“靠谱”,并用自己的跟投保证,让达晨创投完成了对迅游科技的投资。


在众人都盯着项目团队的资历和营业收入之时,熊伟却看到了项目的另一面:一是游戏加速平台公司的营业收入并不能说明问题,虽然市场才刚刚启动,但迅游科技在几家同行里隐隐显露出过人之处;二是网游加速平台只要占领市场,消费者会愿意买单;三是行业必须不断更新迭代,而团队年轻反倒是优势。此后,迅游科技的成功上市印证了熊伟的判断,这支年轻的团队紧紧抓住了PC端和移动端时代的市场需求,上市一年后,为风投机构带来超过100倍的收益。


“我的底气在于在华为做了5年,懂一定的技术,也知道优秀的公司具备怎样的基因;我也曾经成功创业,也很清楚创业公司发展的脉络,所以我敢投。”熊伟笑言,从销售到创业到投资,他几乎所有的“坑”都踩过,练就了一双“辣眼”,能看懂许多初创项目。也正因曾经的技术出身背景,熊伟的投资方向聚焦在数据采集、分析、应用、流转等整个数据产业链,他看好产业互联网的大趋势,但目前由于技术和基础设施不成熟,产业互联网仍在初级阶段,所以要重点挖掘和培育一批从事底层技术创新的公司,未来才有可能真正让传统产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飞起来。


跟熊伟的一样有着相似的投资“图谱”,傅哲宽在“传统产业+互联网”上展现出“老人”新思维的风格。他的优势在于,有深厚的产业背景,善于抓住时代的趋势和当下的“空白”和“缺口”,并且会用传统产业的眼光来审视新兴产业的发展。医疗健康是“刚需”,可互联网医疗却很容易陷入“烧钱”的困局,如何让医疗这个刚需的传统产业利用互联网来提高效率和优化资源配置?“医疗的核心资源是医院和医生,一款互联网医疗产品消费对象应该是医生和病人,这应该要成为一个医生病人都能在上面各取所需的平台。”就这样,凭借傅哲宽对医疗健康产业互联网化的清晰定位和布局,就医160这个平台目前广为深圳市民使用且成功登陆新三板,深圳3000多家医院和50万个医生都进驻该平台,该平台目前已经做到单月盈利。


傅哲宽聚焦领域包括TMT、现代服务业和新材料在内的产业互联网大方向,其中将新材料作为重点投资领域,形成自己的投研体系和队伍,依托他投资的深圳本土新材料互联网平台“新材料在线”,继续投了40多家新材料公司,“中国的制造业做不到高端,跟材料有很大关系,中国的材料跟国外差距太大了。”


“目前中国传统产业发展遇到了瓶颈,转型升级是必然,核心在于通过互联网和新技术来革新,成为一股新的力量。”有别于推倒重来和价值再造,傅哲宽认为对产业升级转型的投资风险更小,也更容易成功,“当下中国产业转型升级所释放的机会不亚于改革开放。”


为了尽调一个项目,大多数投资人一个月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天上飞或者地上跑,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有没有办法提高项目尽调的效率?朱鹏炜从传统创投机构出走后,一直在琢磨改善行业生产方式的法子,最后,他走上了“互联网+股权投资”之路。据他介绍,传统的基金募集至少2.5亿元,募完后到银行存管需要一年至两年,募集后去投资需要两年半,企业的成长周期又起码两三年,这样一个基金从募集到退出至少需要5年以上。朱鹏炜的创新是,投资经理先用半年的时间做项目尽调,尽调完成后给投资人看,然后再通过互联网的渠道募集资金,“我们尝试过38分钟内募集了2500多万元。”


朱鹏炜还告诉记者,他们已经使用区块链结束来做企业的评估和评级了,“以前LP是基于对一家投资公司的信任来投钱,但我们可以让他基于自己的判断去投资,我们为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服务。”在朱鹏炜看来,新一代投资人更敢于打破原有的束缚,摸索新的生产工具和方式,这对行业是一种革新。


创业初心:做时代变革的参与者

基于价值进行创新投资,把企业价值挖掘到最大化,把自己融入时代发展的趋势里


“创投新贵”们的投资梦想与传统投资人有何不同?“创投2.0时代的这批人不再局限于简单的投资,而是要基于价值基础上的创新投资,同时把企业的价值挖掘到最大化。”朱鹏炜的投资梦是“培育一批新型的拥有百亿市值的公司。


而刚刚创业就遇到了资本寒冬,熊伟却觉得是“天赐良机”,因为财务上的收获已不是他“单飞”的第一个出发点,他更希望在43岁这一有沉淀有分量的年岁里看得更高走得更远。“对于一个新成立的公司,资本寒冬恰好给了我们内部磨合和沉淀的时间,等寒冬过去就是我们爆发的时候。”熊伟说。


对于傅哲宽而言,尽管年近半百,但是生性喜欢思考、琢磨的他,喜欢把自己融入时代发展的趋势里。“我这个年纪再不创业就没有机会了,中国当下面临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这是中国从第二大经济体跻身第一的历史机遇,我想做这一时代变革的参与者。”


在这一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不断涌现出来的不仅仅是层出不穷的创业项目,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投资群体,他们当中不乏财力雄厚的珠三角实体经济大佬、出身豪门的80、90后投资“小鲜肉”,也有创业成功转身投资的时代“弄潮儿”。在这一轮战略新兴产业崛起的时期,创投行业门槛也大大提高。“我们公司招人的条件是必须工科出身,最好学过商科,在大公司干过,有产业公司的经验。”熊伟说,他之所以把条件设定得这么高,是因为当下及未来很长一段时期都会是科技革命的时代,大量中早期高新科技项目需要一批“熟门熟路”的投资经理擦亮双眼来观察判断,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挖掘创业项目的价值所在。


何为新型的优秀的投资人,熊伟给出了三条标准:第一,独立思考是投资人的核心竞争力;第二,除了有产业背景经验之外,还需要有平和的心态;第三,投资要回归企业的本质。“很多企业是概念性的风口型的,投资人如果既看不懂又没有好的心态就会被卷进去拖着走。”熊伟认为,守住这三点的投资人也就把握了创投2.0时代的价值投资。


对于四面八方的新晋投资人,熊伟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第一,对于没有社会阅历和经济基础的新人来说,不建议加入VC行业;第二,针对传统行业,如房地产、制造业、传统贸易等领域转型投资的大老板,建议最好做LP(有限合伙人),因为他们大多处于中年,知识体系相对欠缺,上一个靠着时代的红利而成功的不代表现在能成功;第三,创业成功、有学习成功背景的人,建议要么把自己身段放低,从底层历练自己,要么跟成熟的基金合作。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