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伟:从达晨合伙人到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 创业是对未知的一次豪赌|创客猫专访

2017-07-24

2016年1月份离开达晨,3月份正式成立千乘资本,一个半月募资到5个亿基金。从达晨创投合伙人到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说归零是一种心态,再启程是一种勇气。这一次的创业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起航。

近日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原达晨创投合伙人熊伟接受了创客猫记者的采访,对于这位有着5年创业经历和9年投资感悟的创投界老兵,在面对每一次人生重大选择时在想什么?归零再启程之后希望达到一种怎样的状态?趋势在变时,他是怎样以不变的投资逻辑应对万变的创新红利?以及对于当下90后创业者他是如何看待的?在他眼中投资人和创业者又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关系?以下为创客猫的解读。

虽净身出户 却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起航

1998年进入华为,从销售到客户经理,在华为的5年熊伟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个优秀企业的企业文化和管理的方方面面,直到今天依然是他经历的最宝贵的财富之一。

2003年熊伟第一次创业做IT软件,拥有创业企业所具备的最好条件,但也犯了创业企业所犯的所有的错误,包括战略定位、市场营销、产品和研发等。第一次创业的遗憾给熊伟带来很深的影响,以至于现在每当作为投资人跟创业者面对面交流的时候,他仿佛都能看到昨天的自己。而正因为理解到创业的不容易,他也更能够理解创业者的心路历程,懂得他们面临的困惑,懂得他们可能途经的巅峰与谷底的轨迹。

2008年,熊伟正式踏上自己的投资生涯。虽然现在他更为人熟知的是达晨创投合伙人的身份,但熊伟说他为进达晨曾努力过两次,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顺利。从第一次经朋友推荐,但资源与行业经验不足,与达晨失之交臂,第二次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面试环节,到最后顺利加入达晨,熊伟在达晨6年半,从投资经理一步步做起,并花了最短的时间在第五年成为达晨合伙人。他表示有机会进入达晨是他35岁人生的转折点。

在达晨做投资的9年时间,熊伟自己做了一个初步的统计,每年单单和创业者面对面的交流项目至少150个以上,且每一个都是登门拜访,其中20%的项目有过多次的交流,10%的项目进入尽调的流程。9年的时间他也投出了一批非常优秀的项目,有的已经IPO,有的还在IPO的路上,给公司和投资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然而在刚升上达晨合伙人不到一年的时间,熊伟却毅然抛掉这个“身份”和千万奖金,与自己来了一场豪赌。2016年年初,熊伟创立了千乘资本,在大部分基金都募不到钱的资本寒冬下,千乘却在一个半月募资到5个亿基金,在他看来,这一次虽然净身出户,但却不是完全从零开始。

“如果在8年前、10年前进入创投这个行业开始创业,那才真的叫从零开始,现在我觉得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启程。第一我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第二是资源,包括在达晨学习了一个顶级的机构是怎么运作的,这些都是我一直非常感谢达晨的地方。”熊伟告诉创客猫记者,正因为如此他才有那么强的信心和勇气出来再创业,对他来讲,“千乘”的诞生更是一次准备了很久的厚积薄发。

投资三件事,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和实现价值

铁汉生态是熊伟投资生涯中主投的第一个项目,他说铁汉给他带来最大的收获就是,当面临一个不熟悉的行业的时候,怎么分析这个行业的发展逻辑和路径,怎么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

在熊伟看来投资就是三件事,发现价值、创造价值和实现价值。投资讲究如何眼光独到、洞察一切,独到的眼光是能发现产业内容的发展逻辑和规律,而不是技术专业化的能力,另一方面,就是对企业运营的理解和经验,他认为把产业经验和投资逻辑结合起来做价值判断很有优势。

9年的投资经历也让熊伟渐渐总结出一套自己的投资模型,并且能够驾轻就熟地以投资模型去寻找投资标的。他说项目的获取其实都有一定的偶然性,投资人所要做的就是把这种偶然性变成必然性,能不能在对整个细分行业的分析基础上,构建出这个行业的投资价值模型非常重要,这也是他口中的“模型构造力”。

熊伟在不止一次的公开场合表示过对产业互联网的信心。在他看来,与产业互联网相对的消费互联网是短供应链,从第一代的信息、第二代的商品和服务、再到第三代人和人的社交,现在消费互联网能够发展的红利已经所剩无几。而传统行业依然是万物之本,是个关乎人类吃、喝、穿、用、生老病死的几十万亿的市场,这些长供应链的传统产业恰恰面临着被革新的时代,需要新型的技术去改变,且这个趋势不可避免。然而这个技术不是原来那种简单的消费互联网技术能够改变得了的,需要通过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未来一些不可知的技术等去构建,再通过互联网连接,这就是所谓的产业互联网。

熊伟在分析了很多传统产业转型互联网的成功案例之后,总结、提炼出了传统产业转型互联网成功的三个要素:第一,需要具备一定的产业背景,拥有产业经验和资源;第二,产业互联网不同于消费互联网,要有全业务全渠道的互联网运营能力;最后,还必须有强大的IT平台支撑能力。在他看来,当前几乎所有传统企业都意识到需要向互联网转型,但缺乏后两者支撑,所以转型很困难。“现在产业互联网之所以发展难最重要的原因是基础设施不到位,制造环节不智能、数据难获取、供应链生产环节难打通,所以互联网运营业是无米之炊。”

虽然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难度非常大,但正因为如此熊伟却非常看好这个领域,他说这也将是未来千乘资本最大的投资方向。而近两年他们的投资主要放在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包括数据的感知层、分析层,把领先的智能化、人工智能技术与垂直行业有效结合,把技术创新和市场需求有效结合的模式都是他们所关注的。这也是千乘资本基于产业互联网的预见所作的布局。

此外,熊伟个人非常看好人工智能领域,他指出,现在人工智能大部分属于弱智能,慢慢地随着技术的进步,就会出现强智能、超智能。但从弱智能到强智能可能要经历好几年的周期,因此,这时候掌握着弱智能技术的公司和行业应用在未来更有可能脱颖而出,有机会发展到强智能。

把金额或投多少项目作为目标是投资大忌  不鼓励90后或大学生盲目创业

比起有些投资机构以布局赛道或看人的投资方式,“千乘”更希望走精准的路线,在熊伟看来,靠赛道投是大公司的做法,千乘不会以撒网捕鱼的方式去占赛道。另外,就像那句话说的,选择比努力重要,选择正确的投资方向和策略很关键,一个优秀的团队也一定要在正确的跑道上才能成功,因此他认为不能仅仅看赛道或人,而是要两者结合。

此外,熊伟还很反感把金额或投多少项目作为评判一个机构运作好坏的目标。对于什么时候适合投,什么时候不该投,熊伟的脑海都有着清晰的判断。千乘资本从来不会有一年要投几个项目的硬性规划,更不会以规模为论,在他看来,投资都会有大小年之分,碰到好的项目就多投一点,没有好的项目时就少投,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

当然除了优秀的项目之外,对于如何选择创业者,熊伟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创业者首先视野要高,格局要大,一个为了赚钱而赚钱的创业者是赚不到钱的;其次,创业者的“出身”也很重要,他们更喜欢有足够的经验和资源沉淀的创业者,且最好是在大公司干过,对行业理解得足够透;第三是领导力,领导能力取决于创始人的格局,他认为能够聚集到一批最优秀的团队,把资源和经验为其所用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最后就是务实,不好高骛远。

正因为如此,基于自己对产业互联网的投资偏好,熊伟并不是很鼓励一些大学生和现在的90后盲目地在这个领域创业。他更建议这群90后创业者能够先踏踏实实在大公司里做事,以积累下足够的人生阅历、产业经验以及技术能力,那时候再出来创业机会就会更大。


创业是对未知的一次豪赌   投资人要做的是帮忙不添乱


每每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创业,熊伟依然清晰记得那种对未知恐惧的感觉。他说,创业需要承受的压力远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创业最大的困难是面对未来和未知的恐惧,然而这种恐惧不能跟团队说,也不能跟自己的亲人说,更不可能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说。这时投资人就扮演着一个很好的倾听者的角色。

在熊伟看来,好的项目从来不缺钱,钱和钱之间的区别就是投资人能否准确地了解创业者的需求,并及时给予他们想要的帮助。而创业者最大的需求就是希望有人帮他们降低对未来的恐惧,成为他们信任的倾听者。

正因为有过创业的经历,如今的熊伟更能以一个创业者的心态去做投资,在面对创业者的不安时,也能与之达成最大的共鸣,为其理清思路,给予他们不同视角的帮助。他认为,一个优秀的投资人除了给创业者资源及物质的帮助之外,更应该做他们的精神伙伴,这样的两者的关系才会更持久。
而在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关系中,熊伟表示,要认清真正的主体是创业者,投资人更应该像家长一样与之交流,给他们启发,万一摔跤的时候再去扶一下就好。“创业者需要什么,我就给予他什么,他行什么我就不做什么,帮忙不添乱”就像家长代替不了小孩一样,在他看来投资人也不可能代替创业者,但要尽最大的努力支持他们想做的。

在每一件小事上给予创业者帮助,把投资变成一个无为而治自然而然的过程

问及这些年有没有最满意和最后悔的投资时,熊伟表示他从来不会以成败论英雄,不能因为项目赚了很多钱就觉得满意。熊伟投过很多成功的项目,也会为错过一些优秀项目而遗憾,但在他看来,失败是必然的人生代价,失去或失败的项目,同时也在提供很多的经验和教训,让他能够在下次寻找项目的时候,把投资模型建得更完善一点。另一方面,他觉得,不管是投资还是其他任何事情其实都有运气的成分,成功有时是偶然的,失败确是必然的,一些很努力也有资源和和经验的人最后却没能成功,也许就是缺少了一点点运气。

当然熊伟也不会轻易抹煞努力的重要性。他告诉创客猫记者,“千乘资本”取自论语,“千乘之道,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意思是要严肃认真、恭恭敬敬的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而在英文中“千乘”翻译成“Fibonacci”,斐波拉契是意大利的一位著名数学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斐波拉契数列是一个线性递增数列,它的特征是:每一项都等于前两项之和。熊伟表示,“斐波拉契”包含着一个简单的投资哲学,那就是:如果一点一滴地认真积累事物的基础,在坚持足够长时间之后会有超出预想的回报。

这也是熊伟一直以来做投资的态度,一点一点积累,在一件件小事上帮助创业者,把投资变成一个无为而治自然而然的过程,“其实我投的好些企业都是不需要钱的,创业者能接受我,就是觉得我能给他们创造价值。”

在熊伟看来,投资优秀的企业就是在提高社会的生产效率,所以接下来千乘最简单的计划就是投出更多的好项目,来回报投资人,使基金进入良性循环。这也是他对“千乘”未来的期待。

文章来源:创客猫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